archive-fm.com » archive.drunkstartup.fm



Detailed info for site: archive.drunkstartup.fm

First archived on: 2016-04-22

Favicon: -

Title: 醉创业图书馆 | 「醉创业」推荐的好文章聚合站

See available archived versions here

Original web address: http://archive.drunkstartup.fm/


Keywords:

Description:
... 知乎如何解决输入和输出的不平衡 周源 知乎上的回答 桌面和移动端的比例大约是二比一 超长的答案是在 web 端 但是一两千字的中型答案 有很大部分人是在手机上写的 知乎日报上的评论 也经常有七八百字的 我个人是没有这个习惯的 没有办法在手机上输入这么多字 但是观察很多中型答案 一两千字 的来源 就是移动端 有一些答案也会在最后标注 先说到这 手机上答的 晚上回去再补充 可能更年轻的群体更习惯于手机上的输入方式 虽然从生产工具的角度来说 键盘应该是更快的 但这个群体可能就是没有那么熟悉键盘 他们最熟悉的键盘就是手机上的虚拟键盘 好奇心日报 有考虑过怎样激发人们在移动端贡献内容的活跃度吗 周源 这个问题太大 现在移动端的很多问题还是来源于产品 比如访问路径太长 如果打开 Twitter 的客户端 搜索是在第一位的 因为用 Twitter 要么是发信息要么就是找信息 而打开知乎的客户端还是会有很多不够好的体验 得承认的是我们在设计上走过一些弯路 好奇心日报 你有办法彻底解决手机时代 输入和输出不平衡的问题么 周源 我不觉得有某种单一的方式可以让输入的成本产生显著变化 知乎想成为一家怎样的公司 好奇心日报 今天列出的信息图里列出了知乎覆盖了多少领域 有哪些领域是你期待 但是没有出现的 周源 这个问题我其实想得不多 领域更多的是自然形成的 而不是有意去引导 增长方面则是主要向 Facebook 的 growth team 学习 一开始 我们的运营团队比较分散 像合作 市场 微博运营以及吸引用户这些都是分开的 有的时候它们也需要开发 需要设计 但当时的情况就是它们都相互割裂 Facebook 上市以后 我们看到它们的一些经验 有一个 Growth Team 它拥有一个完整的团队 包含了数据分析 开发 以及用技术与优化新用户抵达的路径 这是很好的理念 我们就单独把运营放在一起 后来就变成了我们很专注的领域 就是增长 好奇心日报 创业之初 会有人说知乎过于像 Quora Quora 对你们有什么启发吗 周源 就像 Google 设定了搜索的标准 搜索就是一个框 加上一个按钮和一个列表 Twitter 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设定为 关注者 和 被关注者 的关系 Quora 最大的价值是它设定了产品的标准 除了人与人之间可以互相关注 Quora 设定了人与信息之间也可以相互关注 除了关注人 还可以关注问题 关注话题 据此它再进行推送 这是 Quora 当时最打动我的地方 此外 Apple4us 在里面起了很大的作用 它让一个团队相信 一群奇怪的人 不同背景的人 在信息比较密集的情况下能产生更多的新问题 新答案 好奇心日报 Quora 后来面对的问题对你有什么启发吗 周源 我们关注 Quora 其实不多 可能 Facebook 太强大了吧 国内没有什么像 Facebook 这样的产品 中国互联网是一个没有 Facebook 化的环境 我们的基础设施是微信 美国的则是 Facebook 好奇心日报 提到硅谷的公司 你更多提到的是 Facebook 此外你还借鉴了些什么公司吗 周源 Growth team 是和 Facebook 学的 但这个学习是比较粗浅的 公司管理的 OKR 学的是 Google 这是比较重要的两点 好奇心日报 你对知乎未来的期望会超过一个知识社区么 或者更直接地问 知乎是要成为一个像 Facebook 一样的开放社交网络 或者基础设施么 你对知乎到了 5000 万用户之后的期望会是什么样子 本问题为后续文字补充采访 数字不重要 2013 年知乎用户刚 100 万时候 有位用户写一篇文章大概叫社区的 500 万法则 如果知乎达到 500万 将会发生巨大的质变 后来我还留意了一下 500 万的前后知乎发生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 我相信出发点是最重要的 去年年会 我问全体同事 从 1976 年成立 在过去 39 年时间里 什么事情是苹果这家公司始终如一的 从来没有变过的 我的答案是 他们一直在不断改善并突破人机交互的体验和方式 从 DOS 那种命令输入行的方式到全新的视窗交互 iPod 的 Click Wheel 的发明能让用户可以在几秒中之内从几千首歌里找到想听的那一首 iPhone 的多点触控 如果有人在 iPhone 之前使用过智能手机 多普达 Palm 你会发现在 iPhone 出现的时候 智能手机这个行业缺的根本不是技术 而一种新的方式连接用户和整个移动互联网 这些人机交互方式上的突破和体验上显著升级 让这家公司生产出的产品 Macintosh iPod 和 iPhone 在个人电脑 消费电子 手机 移动互联网和音乐行业 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甚至有些是主导整个行业的发展 对于知乎来说 我们必须明白增长的意义是什么 知乎的使命 是要为改善人与人的沟通方式 改善人们相互了解 建立信任的方式产生真正重要的影响 我期望在这个出发点下 在这条路上 我们可以摘星揽月 走得更远 知乎会做别的产品吗 问答以外 用户在知乎的需求 图片来知乎 好奇心日报 今天你在台上举了好几个例子 说有人在这里找团队合作 有人找到投资 这算是职业上的一种需求吧 这是知乎的目标么 周源 这当中没有那么直接的一个逻辑推导 首先这不是我们的设定 也很难预见到 第二 某种意义上 这是一个群体需求的一个溢出 当它不被满足的时候 它一定会不断的表现出来 当年没有微博的时候 很多人在 MSN 或者 QQ 上签名 一定会找一个地方去解决 表达 这个需求 好奇心日报 你提到知乎会成为用户 塑造个人品牌的一个入口 听起来有点像 LindedIn 周源 LinkedIn 代表的是职场和工作方面的需求 再做一个 LinkedIn 其实没有什么意义 这是一个非常老的产品了 但是这个需求可以仔细去想一想 好奇心日报 有比较明确的计划要做更多类型的产品吗 周源 这个未来还是有的 不过还是一个个尝试吧 可能搞搞就知道 这个是不对的 我先叉掉 其实还是具体看是什么事 是什么场景 好奇心日报 如果出一个新的产品 它一定是要建立在知乎的社交网络上吗 还是会做一个和知乎完全没有关系的产品 周源 没有这种可能 我知道有些团队经常会去搞个别的事 或是收购一家别的什么公司 过一段时间又怎么处理掉了 但是这事我干不了 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去把这种事情搞好 好奇心日报 话说 知乎日报为什么至今不能用知乎账号登录 周源 在逻辑上 它应该有知乎账号登陆 开发过程中也有历史成因 第一个版本出来 加上账号登陆的时候 知乎应用外部授权的接口没有做好 所以就用了微博的登陆 微博登陆解决的问题是收藏和分享 知乎如何管理一个庞大的社区 好奇心日报 在知乎上提出一个问题 是可以被修改 可以被公共编辑的 但是对于每个提出这个问题的个体来说 不会觉得被冒犯吗 周源 在没有上线的第一版设计里 问题旁边有个头像 谁谁谁提了一个问题 问题是有归属的 后来我们发现这个问题是不对的 因为知乎完全打造的是一个公共空间 Twitter 微博上没有公共空间 全是私人空间 所以说什么都可以 对于问题来说 它要满足两个条件 第一 尽可能是去重的 第二 它是可沉淀的 那么它必须是公共空间 不归属任何人 问题页就必须把信息变成公共 可编辑的 好奇心日报 哪些类型的内容会被限制传播 或是不适合知乎的 周源 这是两个问题 消失掉的 内容 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另外一块属于限制流通 我们限制流通有两大块 第一大类是站务问题 一段时间用户提出最大的不爽就是 你别给我看这些关于知乎的问题 如果你每天上线看到 知乎有 bug 这个改不改 你也很烦 其实大多数用户没有那么关心知乎本身 当然还是有一部分用户特别特别关心的 所以知乎站务的问题会被限制流通 当然关心的人还是可以继续关注 第二是调查类的问题 调查类的问题特别宽泛 从 你喜欢吃中餐还是西餐 你喜欢早起还是晚起 中国人是不是有种 甚至包括遥远的宇宙 这种问题它不太适合知乎 也会限制 我不能说它没有价值 你把它做成一个调查问卷更好 你让所有人回答 就觉得很奇怪 它变火了可能还影响其他正常的使用 这类也会限制 每个产品都有它在信息结构上的边界 一个产品一定做不了很多事 好奇心日报 知乎似乎在各种地方都在鼓励长答案 长度是判断答案好坏的一个重要指标吗 周源 我们评论区分长评 短评主要是为了过滤 灌水 的内容 在内容的推送上并没有特别的趋向 知乎现在鼓不鼓励长答案 并没有那么重要 因为到一定程度之后 你也鼓励不了 如果所有人都喜欢短答案 社区再鼓励长答案也是没有用的 有一个用户做了知乎民间调查 把用户的长短答案的赞同做了详细的分布 发现几者的关系并不大 注 1 http www zhihu com question 22478049 发表在 未分类 发表回复 Ev Williams 你关注的是正确的数据么 发表于 2015年3月27日 由 archivedrunk 回复 导语 这是一篇我们很喜欢的文章 作者是 Ev Williams 如果你暂时没想起来他是谁 Ev 是 Twitter 的创始人之一 后来公司上市后去做了写作平台 Medium 可以说在媒体 写作 内容创造这件事上 Ev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人之一 前一阵科技圈有个很热的新闻 是 Instagram 的用户数超过了 Twitter 一时间全球都在热议这件事 作为 Twitter 的创始人 Ev 在人们纷纷唱衰 Twitter 并赞扬 Instagram 的时候写了这篇文章 主旨倒不是帮 Twitter 说好话 而是一个现象 我们现在太关注单一维度的数据了 之前推荐的文章曾经提到过一个词 叫 虚荣数据 vanity metrics 意思是 那些听起来好听 但对衡量公司成功并没有实际意义的数据 用户数 点击量 UV PV DAU MAU 有时候都是这样的 这倒不是说他们毫无价值 而是说 除了这些明显的指标 我们应该真正挖掘一下有没有更好的指标来衡量公司是否真正创造了价值 比如在 Medium 他们关注的核心数据是 总阅读时长 Total Time Reading 而不是有多少页面被点击了 如果你正在创业 想一想自己应该关注什么样的数据吧 A mile wide an inch deep 作者 Ev Williams 翻译 独角兽爱好者 Ling 原文链接 https medium com ev a mile wide an inch deep 48f36e48d4cb 最近有媒体引述我说 我tm根本不在乎 I don t give a shit Instagram 比 Twitter 用户多 如果你读过那篇文章你就会注意到 在我的不在乎前面还有很多 如果 引用如下 如果你想比较 Twitter 跟 Instagram 在世界上的影响 那 Twitter 其实影响要大得多 或者至少这两家的比较像是苹果对橘子 Twitter 是我们想要它成为的样子 它是一个实时信息的网络 世界上每件事都在 Twitter 上发生 重要的事件在 Twitter 上爆发 世界上的领袖们也在 Twitter 上对话 如果情况确实是这样 那坦白说我是一点不在乎 Instagram 上有更多的人正在看漂亮的图片 当然 我有点贬低了 Instagram 对很多人的意义 它是一个很美好的 让人们创作和享受美的东西的应用 并增强了人们之间的连接 这往往是一件好事 但我的不爽与 Instagram 没太大关系 跟 Twitter 也没有 我的不爽更多是来自于人们越来越倾向于从单一的维度来报道 投资 以及打造互联网的应用和服务 并以此衡量成功 哪个矩形更大呢 随便问一个初中生哪个矩形更大 一个是3英寸宽 另一个是2 5英寸宽 然后他们会告诉你这个问题没意义 除非他们得到更多的信息 具体来说 就是高度 但是 我们通常称一家公司或者服务 更大 则是基于一个单一的数据 具体来说 是过去30天里 使用过 它的人数 甚至都没有深入探究这个 使用 的定义 这太蠢了 在最近 Instagram Twitter 这件事上 Will Oremus 在 Slate 上发表的这篇是我看过的并没有机械重复 更大 这个标题的文章 他很好地阐释了为什么这事没那么简单 文章值得一读 而总结起来就是 那么 Instagram 就比 Twitter 更大吗 并不是 它跟 Twitter 是不同的 一个是个人层面上的大 另一个是公众层面上的大 一个专注于照片 而另一个则关注观点 他们都很大 而且他们都在不断发展 Medium 上周访问纪录实现新高 如果我们可以这么说 如果按照 Medium 的 UV unique visitors 独立访客 来算 我们简直就是全垒打了 主要是一个广泛传播的博文引爆的 主要在 Facebook 上 但是 大多数访客只在我们日常访客停留的一小部分驻足了一下 然后几乎没有进行任何阅读 这就是为什么 在内部 我们的头号标准就是 TTR 意思是 总阅读时长 Total Time Reading 这在衡量人们在页面上所花费的时间上 并不算一个完美的标准 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好的估算人们是否在 Medium 上获得价值的方法 根据 TTR 上周的数字颇大 但我们在10月初的一周里 在有60 更多 UV 的情况下 TTR 要多50 也就是说 每次访问有更多的实际阅读 Mat Honan 在 连线 上的那篇出色的关于如今新媒体状态的文章 1 就入木三分地指出每个人都处在一个 关注度的战役 中 但它用 UV 来区别每个分支在这场战役中的不同之处 按照这个标准 误导性地被称为 readership BuzzFeed 就比纽约时报 The New York Times 更大 了 但这个标准的确也是告诉我们上周的 Medium 比10月那周更大的标准 即使我们关心的只是关注度 其他价值可能都不重要 这也并不能告诉我们更多信息 可能总的来说 BuzzFeed 要比纽约时报获得的关注更多 但我们也不应该声称这么一个单一维度的图表就支持了这个结论 其他一些需要注意的事 上面的图表 以及很多你在媒体中读到过的关于比较网站流量的文章 都基于 Comscore 上的数据 且只代表美国用户 这里面最大的两个问题是 1 大多数网站运营者会跟你说他们在 Comscore 上的数据差异很大 网站越小 那么这种可能性越大 这是他们的采样方法造成的 但是 Comscore 会说那是因为他们过滤掉了重复用户 2 全球互联网用户只有一小部分在美国 每个网站都是全球性的 只是水平不同 因此不做出免责声明说我们只关注美国的话 只是展示美国的数字是极具误导性的 最后 Comscore 的数据是否包含移动端应用的流量也不是很清楚 我知道他们在一定程度上会记录移动应用的使用量 但他们是不是在上面的图表中包含了纽约时报 或者 BuzzFeed 的 所有的应用呢 跟访客数量相比 我们更关注 Medium 上用户花费的阅读时间 因为在一个包含无限内容的世界中 有无数吸引眼球的东西 轻轻点击一下这些东西就会汹涌而至 如果你真的花时间在上面了 那才是真有意义的 毕竟 要让一个流通物 currency 有价值 它就必须是稀有的 当人们愿意给予媒体和互联网的关注度总体暴涨之后 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有了屏幕以及随处可建立的联系 最终关注度就成为有限的了 在这点上 我们并不孤单 Chartbeat 的 Tony Haile 成功推广了 被关注的网络 这个概念 是 被点击的网页 的反义词 他希望对衡量关注度的改变可以让整个网络更好 对高质量的发布者 publishers 来说 广告估值并不只基于点击率而是累计的时间和关注度 这可能是他们一直寻找的生命线 时间是网上的稀缺资源 我们大多把时间花在好的内容上而不是坏的 广告估值基于时间和关注度意味着 掌握着好内容的发布者们能够比那些生成钓鱼链接的人获得更多收入 Upworthy 也同样敲响了时间即质量的大鼓 我们很愿意这样去做 因为对于我们来说 人们分享他们真的喜欢并觉得有价值的内容对我们更有意义 而不是他们到底点击了多少次 这可能意味着我们可能在独立访客和页面访问量上做得没那么好 但我们很乐意做这样一个妥协 因为这是一个反映关注用户真实满意度的指标 同时在 连线 的文章中 他们也提到为什么时间在广告业中更有价值 你们的点击率有价值 你的注意力也有价值 但对广告人来说 你的时间才是最为珍贵的东西 发布者们声称他们想要基于读者在网站上所花的时间来卖广告 而不仅仅是页面访问量 所以 按照这个逻辑 你在一个页面上花费的时间越多 那么上面的广告也应该越贵 但时间的问题在于 它实际上并不直接衡量价值 它是衡量成本的 而成本是价值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做广告的人并不是真的想要你的时间 他们想在你的脑中制造一种印象 有意识地或无意识地 然后最终 还是你的钱 作为此文的作者 我也并不是真的想要你的时间 我希望在你的思考中留下一点印象 如果我的比喻能让我们在更少时间内做到这点 那就更好了 在 Medium 我们也并不是真的想要任何人的时间 我们想创建一个平台 可以让人们在上面给别人留下印象 启发人们思考 改变人们的观念 教会他们一些东西或者产生情感上的共鸣 这其中任何一点都是很难衡量的 那如果 Medium 上有某个新的流派或形式再或者作者不可思议地让人上瘾并广受欢迎 但对我们的思想来说却并没有明显价值或是持续的意义呢 我们不妨称之为肥皂剧或 Medium 中的 Farmville 我们的 TTR 数据可能会爆表 然后我们就产生了成功的幻觉并为之欣喜 但是占用人们的时间并不是真正的目的 让人们浪费了时间反而是与我们的目标背道而驰的 这是任何一个单一维度标准的问题 正如 Jonah Peretti 所说 没有 万能标准 我觉得现在这个行业里你看到的是人们四处寻找内容的 万能标准 说的要么是分享次数 要么是花费时间数 要么是页面浏览量或者独立访客量 问题是你只能挑出一件事做到最好 否则如果你想要把很多事都做到最好 那么你就是做了一堆妥协 在 Google 早期 我记得墙上粉笔画的图表就记录了很多的提问 这看起来是一个很明显衡量价值的方式 实际上 这里面强调了一点就是 尽量少地占用人们的时间 如果你提供的服务像是个公共设施 那么与媒体相反 这可能是一个不错的目标 Twitter 既是一个公共设施也是媒体 而它部分的优势就是极其简洁 另外 它很多的目的 跟 Google 一样 是将人们指向其他的地方 所以提高人们在上面所花的时间可能并没什么意义 如果你看看其他最好的高科技公司 苹果 很显然他们的目标也不是最大化使用他们产品的用户数 虽然网络效应 以及收入 表明他们确实也在意这一点 他们创造这个星球上最有价值的公司的方法 是打造一个历史最棒的产品 事实上 他们其中一个策略就是开发一套完整的产品组合 并且把它们尽量多地卖给同一个用户 以一个健康的利润率 还有一些其他历史案例说明很多公司因为用户数像流星般的瞬间增长而获得赞誉 然后获得估值 但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跌落回了地球 大多数的互联网公司如果更关注深度和广度的话 都可以开发出更好的产品并创造更多的价值 事实上 曾有那么一段时间的确是这样的 在早期的 web 时代网页浏览量 PV 跟独立访客量 UV 至少被同样多地谈及 但这渐渐变得过时且没意义 就像更早的 点击率 甚至在移动应用涌现前这点就已经很清楚了 2006年我就写过一篇博客指出了这点 2 当网页浏览量变得很低级 基于技术上的原因 强调 MAU UV 当月活跃用户 当日登陆账户数 就让人觉得简直是中毒太深了 如果你关注的 或者试图揭示的 是对这个世界的影响 那就变得很难讲了 你不是在测量一个矩形 你是在衡量一个多维空间 你只能接受事物都不能被完美地衡量 只能尽你所能地从多种标准和听到的故事里去学习 如果你试图衡量一个公司的价值 在理论上容易得多 一个公司的价值 从财务角度来说 是它随着时间能够挣钱的能力 这并不容易 对新公司来说 成长轨迹非常重要 但奇妙的是 尽管有 Google 和苹果这样的反例 华尔街似乎还是很认可用户数就等于价值这个等式 这当然也就缓慢转化为私人企业估值 以及 VC 和科技媒体热衷的事情 如果你不是一个企业家 或是上市公司的员工 那就不要陷入这个逻辑里 数据很重要 用户数量很重要 其他很多东西也很重要 不同的服务以不同的方式创造不同的价值 像相信数字一样 甚至更多地 相信你的直觉 弄清楚什么是重要的 然后创造出点好东西 注 1 http www wired com 2014 12 new media 2 slide id 1674851 full 注 2 https medium com ev pageviews are obsolete 59c8bb32cd14 发表在 未分类 发表回复 Mark Suster 小心别成为瞎管闲事的 CEO 发表于 2015年3月24日 由 archivedrunk 回复 导语 话说 最近我给 醉创业 开发出了一个新功能 就是用来黑别人 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天 我去拜访一个好朋友的公司 他们已经走出了最初的阶段 有了几十人的团队 产品也像模像样了 我到了地方 朋友 TA 是 CEO 正在忙 于是我就在旁边先坐了一会儿 等待的期间 我就亲眼见证了 TA 给同事讲技术架构的理论 对产品下一版迭代周期谈了谈看法 路过设计师座位的时候 还给设计方案提了点意见...

Other info
   Used charset:UTF-8

   Author: -
   (The author of the document)

   Generator:WordPress 4.0.10
   (Name and version number of the publishing tool used to create the page)

Hosting server info (can be different or more than one):
IP address: 96.44.174.12
Country code: US
Country: United States
Region: California
City: Los Angeles
ZIP: 90014
Time Zone: -07:00
Latitude: 34.0432 Longitude: -118.251